谈弄村杂忆——苏北农村人在上海

生活记录 tzwhq 2019-08-17 10:29 70 0

从七月从北京游玩回来后,上班之余时常在百度地图上搜索一个叫谈弄村的地方,这个地方的影像一直刻画在着我的记忆里,今年以来,时刻在回味着过去,或许跟年龄有关系,今年计划有必要去一下,去看一看童年呆过的地方,所以平常一旦有空余时间,我都会把线路规划好,就期盼着某一天能即刻出发。

        多亏百度,我从网上找到了谈弄村,卫星图片显示不清,我也能够一眼就能认出那是我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,那是上海南边的一个乡下,即便现在也保留了农村风貌。趁这个地方还没有开发,开车过去很方便的能找到。

       八十年代,我的父母为了生计,借钱买了一条五吨左右的水泥小船,上面简单用木板搭了一个棚子,类似乌篷船,可又比乌篷船大些,有门窗,可避风雨,吃住都在船上,二舅跟着我的父母外出学艺,从青簿村的小河上开始出发,用木桨慢慢摇,不赶时间,走走停停,一路也很顺利,也有小插曲,过黄浦江时浪大,小船左右摇摆,再大一点就能倾覆了,好在运气好没出事,之后途径很多地方都很平稳,要是那个年代有智能手机,也像现在西瓜视频的旅游自媒体一样,每到一处,拍风景录视频,起码能吸引几百万的粉丝,对比当下开房车出行有意思多了,但在那个年代,活下去是唯一的希望。

走走停停是很难做到生意的,后来船到了一个叫谈弄村的地方,就驻扎了下来,一呆就是十几年,在这个地方上经营铜制品加工的小生意,制作的铜脸盆、铜茶壶、铜香炉、铜勺很受方圆十里乡民的欢迎,在过去可以卖个好价钱,也可以用原材料交换,不给钱的也可以用果蔬交换,父母跟当地人相处的很融洽,修修补补不收费,有时周边农民给些果蔬后,父母也会拿几个小铜制品回馈,靠这个技艺,一步步落下脚,在闲置的农田上开荒种菜,当地人不反对也不阻拦,日子总算安稳下来。
a.jpg
(从这个方向看谈弄村在西南方向,百度图片只能看到这个地方,太熟悉了)

我出生在距离谈弄村几公里的下沙卫生院里,童年是值得回忆的,不需要做太多的作业,有很多年龄相仿的玩伴,放学之后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钓龙虾,乡下河沟里龙虾特多,吃龙虾能吃腻,到最后就图省事,直接抄龙虾屁股了,如今看到龙虾我都不太愿意吃了,知道龙虾的生长环境,越是脏的地方,龙虾越多,在小时候的我,特别喜欢吃肉,那时候吃肉的机会很少,通常是在生大火炉时买点猪肉作为贡品,保佑一切顺利,贡完后才有肉吃,当时的周围农民也吃的不好,肉也是偶尔吃吃,平常都吃蔬菜,毕竟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大家一样都很不富裕。
b.jpg

上完小学四年级后,我回了青簿老家,在家里继续上小学,在我五岁时,父母省吃俭用积攒了些钱之后,要盖房子了,中间三间瓦房,西侧两层楼房,东侧是厨房,在村里,这样的规模已经属于上等了,父母也因此骄傲了一段时光。家里还有一个比我大四岁的姐姐,过年时亲戚都会聚在我家吃饭打牌,里下河的村庄比谈弄村大,人也多,很热闹,我哭着闹着想呆在家里。现在父母老是说再呆个几年会在镇上买个房子,也就成了上海人,现在我想想也后悔呀,但真实的人生就是这样呀,不会事事如愿。

五年级放暑假的时候,二舅带我去了趟谈弄村,那个暑假过的相当的开心,父母带我去了上海城隍庙,还逛了里面的豫园,那是我第一次去市区,就是那时候没相机,到现在都没个影像,特别的可惜。

回来之后,我就安心的学习,也没特别的去想。再过了几年,我的父母也回来了,这一晃呀二十多年过去了,因此特别的想带父母去看看他们青春奋斗过的地方。

/王海勤  2019/08/17